魏超平時喜歡寫字、下棋、看電視,還懂得孝順媽媽,這讓宋繼榮很欣慰 本報記者 董國梁 攝
  “我愛他們!”魏超吃力地說出這四個字,坐在旁邊的母親宋繼榮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大兒子。見到這對母子時,他們住在西安城東萬年路一個社區的門房裡,宋繼榮右手還掛著弔瓶。魏超是宋繼榮的母親撿回來的,他們全家將這個孩子當成是親生兒子一養就是26年。6年前丈夫腦溢血去世,宋繼榮只能一人照顧兒子。
  親戚讓將腦癱嬰兒送福利院夫妻倆不願意
  1987年10月10日,宋繼榮的母親經過玉祥門外的護城河堤時,看到一個黑底紅花的包袱,走近一看,包袱里裝著一個正在嗷嗷哭叫的嬰兒,她將嬰兒帶回家。
  宋繼榮夫婦沒有孩子,見到這個嬰兒他們特別高興,尤其是丈夫魏建設,將這個孩子視為掌上明珠,取名魏超。“他剛到家時,能吃能睡特別機靈。可是半年後,我們發現他不會坐,而且經常感冒。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這孩子是個腦癱兒。”宋繼榮說。
  知道魏超的病情後,宋繼榮夫婦的親戚輪流來給他們做工作,讓他們將魏超送到福利院去。可夫妻倆看到這個可憐的孩子,心一次一次軟了。
  26年來兒子幾乎沒離開過養母視線
  照顧腦癱患兒比想象中辛苦,魏超生活無法自理也不能走路,必須有專人看護。“單位照顧我們,將我調到單位的托兒所,方便我照顧。”宋繼榮說。26年來,魏超基本上沒有離開過宋繼榮的視線。分開最久的一次是在魏超4歲時,丈夫看到宋繼榮太累,將魏超送回老家。
  “魏超被送走後我天天哭,不放心他,怕他給別人添麻煩也怕別人照顧不好他。”宋繼榮說。一星期後丈夫就將魏超接了回來,從此他們一家三口再也沒有分開過直到丈夫去世。聽到父親的名字,魏超用手在空中比划起來。他一字一句地說,“2008年3月21日,我想他。”這個日子是他父親的忌日。魏超現在會寫字會下象棋,都是父親一點點教的。“他爸爸特別疼愛他,什麼事情都依著他。有一次我不小心把魏超給摔了,他爸一氣之下向我發了很大的火。”宋繼榮說,“魏超特別懂禮貌懂事,家裡吃肉會先給我們夾,都是他爸爸教得好。”
  最大心愿是想有個廉租房
  現在宋繼榮擔心的主要是魏超的身體,宋繼榮已退休在家並不富裕。魏超經常生病,4年前一場大病花掉了家裡大部分的積蓄,宋繼榮今年58歲,身體也不好。鄰居何女士說,宋阿姨的心特別好,這事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承受不了了。
  “撫養魏超,我和他爸都無怨無悔。這個房子也是社區給我們找的,魏超不能走路,一樓方便我照顧他。”宋繼榮說,“我還有一個心愿,前兩年社區為我申請廉租房可我錯過了,我想替魏超再申請一次,最好能是一樓。”
  生活十分窘迫的宋繼榮,一直面帶微笑,就算是說到魏超最近連續5天沒睡覺,天天鬧她讓她很煩,但看兒子的眼神依然充滿疼愛。
  社區記者鄭唯舒付啟夢
  (原標題:她一養就是26年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名筆

jb30jbei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